您的现在位置 > 首页 > 走进芝英 > 芝英十大历史文化
                                                                    



                                                                                 芝英镇十大历史文化

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芝英镇,是一个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千年古镇。最为突出的是十大历史文化:儒家文化、道教文化、五金文化、祠群文化、书院文化、名人文化、古宅文化、商贸文化、慈善文化、革命文化。

(一)儒家文化

芝英以儒为宗,世守孔孟之道。被康熙年间永康知县沈藻誉为“门成邹鲁”的文化昌盛之地、礼义之邦。这与东晋儒将应詹始祖直接相关。由于始祖从小接受的是汝南应氏最为正统的儒家思想教育。因此,他和儿子始终尊儒重教,推崇礼法,努力加强儒家思想的教化。应詹始祖以身为范,其忠孝为先、仁义为大、忠君报国的情怀充满一生。在裔孙中一直传承着应詹始祖的儒家传统与家风,一直坚守着历代皇朝所提倡的儒家思想。

儒家的“孝、悌、忠、恕”、“仁、义、礼、智、信”;儒家的“与人为善”、“尊师重教”、“诚实守信”、“崇尚礼仪”、“修己安人”、“正心修身”;儒家提倡的“立德、立功、立言”。如此等等,无不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芝英历代的民风和官风。

明代芝英应氏二十条《家规》是芝英应氏儒家文化的最好传承。明代先祖孝友翁质于陈先生(陈良贵,名儒,家塾教授,台青屿人)著家范二十条之时,还有记载“第宋去晋”历史的经“兵燹”而残缺不全的旧谱。孝友翁和陈先生著家范时必取家传儒家文化之精粹。

这二十条《家规》也是芝英应氏儒家文化的最好诠释。为突出孝道孝风,《家规》把建祠宇、守封茔列为二十条家规之一、二条。另外十八条,则是:抚群从、事尊长、端心术、慎言语、养童蒙、行冠礼、议婚姻、严内外、谨称谓、崇节俭、治丧葬、时祭飨、贻世业、黜异端、厚宗姻、驭群小、供赋役、殖赀产。《家规》“根于理,裁于法”,条条皆以儒家之道“正人心而培风俗”。嘉庆元年,为《芝英应氏先型录》作跋的朱鸿恺先生曾赞曰:“芝英虽偏隅,然士大夫宦游其地者,未尝不羡芝英之宗法秩然有条,嘉言懿行之昭垂者,皆可为一世法。方之陆象山、吕伯恭之训其子弟者,有过之无不及也。”朱鸿恺先生以为,芝英宗法礼教乡风民俗之佳还胜过名闻一时的陆象山、吕伯恭家族。

芝英应氏先祖之所以如此重视儒家礼法,不独以其为治族之本,也是以其为兴业守业之本。清代名儒应正禄曾警示曰,“治家以礼法为先,余所见闾右抚万金之产者多矣!不再传家而败落者何哉?家法不修,子孙无所循,故也!”

芝英的祠群文化、书院文化、名人文化、慈善文化等等,都充满传统的儒家思想和理念。芝英应氏后昆,原浙江省省长秘书、海宁市人民政府市长,现任浙江社会文化研究院院长应忠良,正致力弘扬传统的儒家思想,著有《原绘启蒙图说》、《孝行天下》、《礼仪家国》、《义薄云天》、《信达四海》、《忠昭日月》、《人间有味》等力作。

(二)道教文化

芝英的紫霄观创建于536年,有存续1470多年不同凡响的历史。由梁朝太师、大冢宰芝英七世祖应昭创建,是一座家族式的同步炼丹的道观。紫霄观是梁简文帝驾临预卜国运的崇高圣地,是儒释道三教融合的复合型道观,是“道经偄书”藏书丰厚的知识宝库,是陈亮等志士仁人探求治国方略和学术思想的发祥地。

紫霄观的历史功绩是十分突出的。例如:传承宝贵书藏,发挥独特的书院功能;因炼丹促进芝英冶炼和五金手工业的发展;古碑、古城墙、古暗道、古井等古迹,都为后人提供了许多珍贵的历史信息……

(三)五金文化

古芝英由始祖应詹将军屯兵屯田开发起家。而无论战备,还是屯田开发,都必须有一定的五金手工业作支撑。陈亮在《紫霄观重建记》中记载,梁朝创建紫霄观时,就有炼丹。因丹矿中有共生金属,所以,炼丹必同时炼其它金属。这也说明,古芝英早有冶炼金属的基础。芝英不愧是作为中国五金之都永康市的最早五金发祥地。

“千秧八百,不如手艺盘身”,这是不少芝英人靠做手艺谋生的一种理念,它造就了世代相传从事手工业的传统,形成良好的地区产业环境和氛围。芝英人串村走巷,上门服务,足迹所至,几乎大半个中国,也为永康赢得了“打铜打铁走四方,府府县县不离康”的美誉。芝英手工业以打铁、打铜、打锡、打金、打银、钉秤、铸锅等项为主。据应高超先生反映,他曾祖父应永富打银就很有名气。到了祖父应德行、叔祖父,打银就更是名闻四方。除定点银店营业外,组担外出零售银器就多达十几副银担。外地聘请铸锅师傅大都从芝英聘请,历代如此,至今还如此。由于工艺精湛,打锡、打铜、钉秤等等都已享誉全国。著名锡器艺人芝英三村应业根的锡器已朝着工艺品的方向发展,其锡雕制作工艺已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应业根制作的茶壶、茶叶罐、烛台,还被中国艺术研究院收藏。应业根生平事迹及其精湛的锡器制作工艺已收编于下列书籍:《民生七十二行》(应焕祺著,杭州出版社、美国华文出版社出版),《中国乡土手工艺(叁)》(高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永康锡雕》(吕美丽 陈元晓编著,浙江摄影出版社出版),《走进永康——浙江省永康市乡土知识读本第五册》(陈波主编 应向红副主编,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著名钉秤艺人芝英一村的应广火,以其高超技艺制作了世界上最长的“三国人物”木杆秤。秤身材质为小叶紫檀,全长2.88米,比目前最长木杆秤的吉尼斯纪录2.48米,还长0.40米。秤锤和秤钩采用的是纯铜,秤锤重40斤。秤花图案为三国名人像: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周瑜、关羽、张飞、赵云、马超、黄忠。全部用金丝嵌制。这杆秤精美大气最大称量为1500斤。著名打铜艺人芝英一村应业德打制的铜器荣获由浙江省文化厅颁发的2012中国(浙江)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永康铜艺”优秀演示奖。

 

(四)祠群文化

芝英祠堂群落有十分鲜明的独特性。在不到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历史上有应氏祠堂近百座。现存六十二座。一姓祠堂密度如此之高,恐是独一无二了。

芝英祠群的产生,既是历代先祖重孝传统的传承,也是芝英应氏屡遭艰变之后,弱势氏族所采取的自强应变措施,以求宗族生存发展,繁荣昌盛。

祠堂是以孝治族的载体,由祠管会行使宗族管治职权。其历史功能和作用,十分突出。宗祠管治项目有:祭祖敬宗、建规立制、议决大事、兴学奖学、储粮备荒、扶贫济困、兴市协市、弘扬本族文化、修谱藏谱、排解纠纷、消防安全等等。

芝英祠堂都挂有许多匾额,这是祠群文化的亮点之一。匾额内容所承续的宗族文化,以儒家伦理道德和理想人格为支柱,以宗族和谐与繁荣为中心,突出褒扬祖德宗功,突出褒扬功名成就,突出褒扬贤人美德,对族人有深刻而久远的影响。现已搜集到芝英祠堂原有匾额四百余块。从题赐和题赠者看,有清光绪皇帝的,有中华民国大总统徐世昌的,有中华民国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的,有明朝大儒王守仁和大学士费宏的,有清朝大臣李鸿章的,有清朝进士翰林编修俞樾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皇帝、大总统、委员长)和一品大臣颁赠或题赠的匾额有十七块。省政府颁赠或大臣题赠的匾额有十块。诸如,《王国懋勋》、《两广文衡》、《三吴文宗》、《日靓天颜》、《文章山斗》、《三公不换》、《三江柱楚》、《谕祭祭文》、《内阁学士》、《世沐恩荣》等,都是芝英一带久负盛名的匾额。

祠堂里创设着一种浓重的景仰氛围,让后人可以缅怀先祖先贤的高大形象,领悟本族创业立功的感人故事,品味本族仁爱慈善的动人华章,以求宗族信仰、理念、传统和业绩的传承与光大。因此,祠堂实不愧是宗族历史文化和文明的教化殿堂。

(五)书院文化

芝英对教育的重视最早缘自应詹始祖。应詹是东晋文武双全的著名儒将。曾上书皇帝,建议任用最好的官员,聘请最好的老师,办最好的学校。皇室要做出示范,让全国各地都知道要重视教育。芝英应氏历代先祖,继承祖训祖风,就一直延续千年重教兴学的儒风。

据《芝英应氏家谱》载,明代以来,吾族聘师教子是从庸五府君文树开始,到祯十九府君仕清(文树长子),乃开馆以教宗族子弟。尚道公,继承祖辈崇教兴学的美举,遍访名师,以重金聘请名儒,教育子侄,自己也日夜督学。十年后,儿奎、侄恩、侄照皆中举,侄典则考中进士。从此,芝英又人文荟萃,英才辈出。

为了强化重教兴学的理念和传统,明代尚道公和方塘公还将教育后代列入宗族共同严格遵守的《芝英应氏家规二十条》之中。家规第七条规定:“七、养童蒙。童蒙以养正为功。人家子弟,年方幼稚,良心犹存,必礼请端重简默素有教法者,俾司家塾,教之安详谦慎,务以养身之本……若聪秀可习举业者,更隆聘币厚廪饩,以延经明行饬之师,处以间静别室,远去浮薄辈,使得专精术业。俟他日文理颇通,始遣入黉校。诸贽馈仪节,出自公堂。人给田二十亩,以瞻之,出仕乃止。” 尚道公之子方塘公带头培育读书之风,因居临方塘,就从原住屋旁边构筑楼阁,聚书万签,颜其阁曰《方塘书阁》。

芝英应氏对家教庭训的重视,以一品大夫应宝时最为典型。单是为第五个儿子应德闳聘请的专职和兼职老师累计就多达三十八位。其中,聘请举人、贡生、县学附生、候选教谕、本科生等为授业师和问业师的有二十一位,聘请以省地县长官为主的授知师十七位。这些真实资料都来自应德闳的个人履历表。应德闳后来建功立业,成为民国初期江苏省民政长(相当于省长),这同父亲重视家教庭训是分不开的。

除家塾家教外,还在本地创办多种形式的书院、学校。在宋代紫霄观卓有成效地发挥了自己兼具的书院功能。明代与程文德、王麓泉齐名的永康四大才子之一孜孜著书立说四十年的应廷育(进士,曾任刑部河南司主事、荆门知州、道州知州、福建按察司佥事等职)不仅讲学于书房览翠楼,也讲学于紫霄观。明代还有善林书院。清代和民国有洞灵书院、西园书院、培风书院、武书院、鱼池书院、修齐初级小学、毓秀女校、培英小学等等。其中,十六世祖应修(号厚庵),在自家创建西园书院,多有记载。裔孙应文定在《恩德居记》中记曰:厚庵公“建厅事书室十数楹,延请名师教训子弟,主宾相得四十年,敬礼勿替。后先祖母接高祖之遗风,增广学舍……馆徒之盛郁郁彬彬。门下士飞黄腾达者枚不胜举。” 西园书院书楼旁园临池。堂上有“膠庠慕义”题匾,阁门有“池映绮阁”题额。联云:“孝友承先嫓高曾声名北斗,诗书启后看奕叶步武云霄”。

祠堂还定有助学奖学措施,本族子孙就读小学费用由祠堂负担,族中子弟可免费上学。从仕濂公创建县学明伦堂起,续修续建县学达四百余年之久。共和国时期大力支持办好芝英小学和芝英中学。整个芝英有一种重教尚学的传统理念和家风,文楼文棣兄弟故居厅堂匾额上“敬教劝学”四个大字就是最好的诠释和写照。

教育为本,硕果累累。家塾、书院和学校培育出许多优秀学子,芝英(诸应)一地因而人才辈出。据不完全统计,唐代出进士一名,宋代出进士三十一名,明清两朝出进士七名,举人三十九名,贡生七十八名,国子生二百三十二名,庠生五百九十余名。

据明清以来《登进录》载,芝英的进士、举人、贡生、秀才、太学生、官吏等,就达1000多人。

 

(六)名人文化

无论是村名为官田、大田、诸应的时期,还是后来改名芝英之后,芝英应氏和近亲都有众多名人。另外,外地也有众多名人,青睐芝英发祥于芝英。

始祖应詹是东晋名臣、开国元勋,曾任武功大夫,后军将军,散骑常侍,光禄勋,护军将军,平南将军,都督江州诸军事的江州刺史。敕封镇南大将军,加封天下兵马都元帅忠国武平王。

应玄(应詹长子)是东晋节度行军司马检校,散骑常侍,御史大夫。

萧纲是芝英应詹下七世祖应昭的女婿,梁朝简文帝,梁武帝第三子。“史臣曰:太宗(萧纲)幼年聪睿,令问夙标,天才纵逸,冠于今古……实有人君之懿矣。”在549年巡幸芝英和紫霄观。

应昭(芝英应詹下七世祖)是梁朝太师、大冢宰。

应昭长女是梁朝简文帝淑妃。

应让(芝英应詹下八世祖)是梁朝太尉,安定公。

应彪是靖国节度使,明州刺史。

陈亮是南宋状元思想家。无论少年、青年、壮年都曾在芝英紫霄观读书研学。

应孟明是宋代太府卿、吏部侍郎、华盖殿大学士、少师。

应孟坚是宋代资政大夫。

应纯之是宋代兵部侍郎,抗金名将。

应松鉴是宋代翰林大学士兼侍读。

应材是宋代太子春坊、安国公。

应仕濂、应尚道是明代郡邑乡贤。

应恩是明代平定朱宸濠叛乱、功勋显赫的功臣,誉为“王国懋勋”。朝廷为建“懋勋坊”。

应奎是明代广西、广东乡试大主考。誉为“两广文衡”。

应典是明代进士。任兵部职方司主事、车驾司主事、尚宝司司丞等职。永康教育家。曾创建丽泽祠于寿山,汇集诸生讲学。

应廷育是明代进士,任刑部河南司主事、荆门知州、道州知州、福建按察佥事等职。法律专家,方志学家。《永康县志》主编。

应曙霞是清代四品朝议大夫。《永康县志》主编之一。

应宝时是清代江苏按察使、布政使,代理上海道台。诰授荣禄大夫。卒赠“内阁学士”。

应德闳是应宝时第五子。民国初期曾任江苏省民政长。

吕公望曾是民国革命时期浙江省督军、省长。抗日战争时期,回到永康,任浙江省赈济会委员会主任。收容大批难民,在芝英创建浙江省赈济会难民染织总厂,并任总经理。使芝英一时成为浙江省抗战时期的染织业中心。

 

(七)古宅文化

1680多年历史的芝英至今保留着一个较为庞大较为完整的明清以来的古建筑群。在分布范围为72.3公顷的历史建筑中,重点文物古迹有84处。其中,有省级文保单位2处,有市级文保单位2处。不仅有重建于宋代的道观和建于唐代的古祠,还有500多年的民居宅院,有永康最长最古老的水阁楼廊街,更有八纵十横古街巷。

从整个古民居建筑群的风貌来看,总体上以朴素自然为主调。这恐怕与应詹始祖倡导“清俭”之风有关,也可能与道家思想的影响有关。司教赵凝锡先生送《含真抱朴》匾,就是一个典型。他以“含真抱朴”褒扬芝英先祖应梦瑞着力保持朴素、纯真的自然天性。同时,也正好反映了芝英朴实自然和讲究风水的民风。

在整个古民居建筑群中合院式的院落建筑是主要亮点。以三合院、四合院为多,也有少量复合院(两座以上宅院组合而成)和二合院,共计110余座。其中,10间至52间的院落有50余座。

三合院是由正房,两侧厢房三面包围,剩下一侧是围墙。个别的,没有围墙。

四合院是由正房、左右厢房和倒坐房四面建筑围合起来的院落。正房中央一间为堂屋(厅堂),常用于招待客人或年节时设祭祖先。四面房屋各自独立,有回廊连接彼此,四面房门都开向院中天井。

三合院和四合院都是一个院落自成天地,一院人家和美相亲。在院中天井里可植树种花,可叠石设景。有的还修有池塘,建有水井。四合院的装修、雕饰、彩绘,常体现着民俗民风,表现出人们对幸福、吉祥的追求。有的院落还风雅备至,有如一座地方文化殿堂。

 

(八)商贸文化

东晋初古芝英屯兵屯田之时,已有商贸活动。因为,从历史上看,“驻军处常有商贩聚集”。何况,古芝英还经历过大规模屯田阶段呢!其必需的商贸活动,可想而知。

北宋时期,由于朝廷顺应时代发展趋势对经济制度进行了改革,一定程度上由“抑商”变为“扶商”。因此,芝英一地发挥自己的潜力和优势,手工业生产迅速扩大,家庭手工业作坊接踵而起。街面的堂屋为店铺,后院的住所即作坊,形成店铺鳞次栉比的街道。难怪南宋状元陈亮在《紫霄观重建记》中会既含蓄记载,芝英有大批工商业者(即“世人末”),又明确记载“居民错杂”。芝英很早以来就是富庶之地,其因主要是农工商相藉共进。

现存两条明清商贸主街道、三个明清商贸主广场,是芝英商贸活动兴旺发达的最好见证。

首先,正街特别是廊街(也称凉棚街,或半面街)及宽阔的前市基和后市基,是最繁华的地段。其次,后街和后宅厅市基也是比较兴旺的地块。

芝英街市的规模不仅比较大,管理也比较完善,而且还注意讲点人情味。为了维护市场交易的正常秩序,还专门在前后市基之间建造市场管理办公楼。名曰“公堂”。廊街三十间店面大都是建于池塘上的水阁楼。店前的街路面,宽近4米,每间都有一条凉棚长凳供人休息之用。前市基北侧有一排店铺。其中,有一段也是水阁楼店铺。廊街和前后市基分段定点设置琉璃灯,夜里通霄照明。除廊街和市基,还有其他专门市场。如:米市、柴市、禽畜市、锡市等等。这样,芝英的街市与场市、固定市与流动市互补互促,相得益彰,长期以来形成了一个十分活跃的永康商贸中心区。正如明代正德《永康县志》所载,芝英“集市之日,肩贩云集,较他市为盛。” 明代以来,历代也都盛况不减。正因集市之日人流如云,故宗祠特在二十四处村口、街口、市口分设大茶缸备足茶水,供赶集者饮用。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正因为芝英有经久不衰充满吸引力的商贸活动,使不少百姓都走上经商致富的道路。天祥路17号九间头三合院是经营银器致富建造的,升平巷十一间头是烤单麦饼致富建造的。如此等等,不胜枚举。商贸繁荣也促进了银行类钱庄的诞生,明代宗谱就有“钱店”店名的记载。

 

(九)慈善文化

芝英是儒释道三教融合的古镇,三教都一致倡导慈善。儒家的“孝悌仁爱” 、道家的“积德行善”、佛家的“普度众生”,都告诫人们行善修德。因此,芝英应氏在历史上书写过许许多多热心于公益慈善事业的动人故事。

明朝以来,宗族创建大宗义会、希范常、义庄,救助贫穷族人。创建常平仓,以备族人荒年暴月之需。这些善举使族人深得实惠。其中,义庄由江苏按察使、布政使、荣禄大夫、赠内阁学士应宝时创建于1873年。宝时及其家属捐赠良田2000余亩。深受世人称颂。

咸丰辛酉(1861年)匪盘踞县城,蔓延通邑。吾族迭遭蹂躏。同治癸亥(1863年),寇退。众人以重建为急。当此万难措办之时,于乙丑(1865年)冬,苏松太道应宝时,在甲子(1864年)夏捐钱的基础上,又断然捐廉(旧谓官吏捐献除正俸之外的养廉银),为家乡出巨资以济时艰。“其功讵浅鲜哉?”其功德难道会浅薄吗?可是,应宝时却尝致言于所亲曰,“凡宝时所有之物皆祖宗之泽”。其雅量气度之宏大无不令人佩服之至。

明正统年间,永康县学大成殿明伦堂被寇毁。芝英仕濂公以私财独建县学。后由应尚道、应尚端两支子孙,续修续建。共历四百余年。其事迹载于同治四年永康县学教谕叶佐清和训导周世滋所撰《翼圣扶纲》匾文。也载于同治五年岁次丙寅十二月十六日由兵部侍郎、巡抚、浙江部院(清代各省巡抚多兼兵部侍郎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衔,故称巡抚为部院)、节制水陆各镇兼管两浙盐政马新贻所撰《永康县学碑记》。碑记赞曰:“应氏子孙又能成先人之志,以无废数百年之盛举,则其尤贤者矣!”

应天成、应道先、应道种、应士贤、应参申、应济敦等,或营祠创宇,或修桥铺路,或捐资助学,或救济宗党,务义如麻,名重一方。应寿椿妻朱氏捐银一千两,奉旨建牌坊旌表其懿行佳德。应振绪向灾区捐银一千两,奉旨建牌坊旌表。武生应凌霄捐棉衣银一千两,奉旨为其父应学圣建牌坊旌表。因此,芝英市基广场还曾巍然矗立过钦赐“好善乐施”三座牌坊。

芝英应氏慈善传统实在享誉郡县。
                                                                                                   灵溪居士供稿




Copyright @ 2012 永康芝英历史文化研究会 All Rights Relerved!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永康芝英 电话:0579-87099359 传 真:0579-87099359
技术支持:风度网络